《聊斋艳谭》约炮守则:别和生人滚床单

2020-09-14 19:00

  故事通俗易懂,三只千年狐妖修成人身画皮,入红尘凡俗再次淬炼,以期添加道行,却被魔头五通神变幻的俊秀书生引诱骗炮,最终撕破脸法力大 PK,淫者死翘翘,被淫者参破情欲升仙,的确走的是《聊斋》色即为虚空、醒世警民的路子。

  不过虽然剧情简单浅白,倒是被导演蓝乃才讲述得一波三折、奇峰突起

  从五通神逐个击破狐妖心防与之缠绵、姐妹呷醋互相妒忌友谊分崩离析,到发觉阴谋重拾团结联合抗敌,也算跌宕百转、紧扣心弦,加之妾意郎情的床笫激战和生猛的露肉,看得人脸烫心跳、荷尔蒙作祟自不在话下。

  过了而立之年,蒲松龄从老家山东淄博南迁,居于江苏友人孙蕙之处,当了论述典籍、出谋划策的门客,《聊斋》也已开写;从北方南下,自然一路听取许多民间神话,在江浙一代流行甚广的五通神奇闻传说怕就是此时被收录进册的。

  就像《聊斋艳谭》开局未久所展示的,五通神在江南也算香火旺盛,百姓筑庙供奉,求其保佑一方平安、不祸乱滋扰乡民;所谓五通,有说是同胞兄弟五人修炼的邪神,也有说是五地野鬼狼狈为奸,总之一旦被惹恼就会降灾散瘟,当然,作为情色三级,本片撷取的是他另一项专长:淫人妻女。

  唐朝文豪柳宗元曾在《龙城录》里言道,柳州有鬼唤作五通,本着科学昌明态度的柳宗元起先嘲笑其为无稽之谈,后发现锁在箱柜内的布匹衣衫尽数变作灰烬,才疑虑是五通逞恶,继而把一腔怨愤写成吐槽控诉的小报告,一把火将信烧给玉帝。

  之后柳宗元极其严肃而骄傲地(胡)通(说)报(八)大(道)伙,嗯,他那一封举报信深得玉帝赏识,所以上仙施法驱逐了五通,柳州从此太平,童鞋们不必忧愁遭到报复又被烧衣服了;

  不过可惜柳大哥面子不够,五通从广西闪人了,却依旧逗留在华夏热土上,换到江南,仍然该干嘛干嘛。

  转眼间百载已逝,到了蒲松龄活动的清朝,这五通神的法力自然更高一筹,但始终未改的却是好色看看《聊斋》这篇《五通》是怎么描绘他的:这货已经不爱玩烧衣服的把戏了,人家现在乐此不疲的,是 脱衣服,对,专脱姑娘的衣服。

  蒲松龄笔下,五通神并无其他为非作歹,平素只喜垂涎美貌女子和她们的肉体,不过毕竟我天朝礼仪之邦,他也不是不知羞耻霸王硬上弓,却总变作帅大叔或小鲜肉,以颜值进行勾引,而且先要谈论一番诗书礼乐才行鱼水之欢,注重浪漫情调,风花雪月玩得溜,竟消解了奸污妇女的龌龊。

  说起影片导演蓝乃才,自是绕不开他那部港产 cult 名作《力王》,至尊暴力版监狱风云,断头残肢、穿肠烂肚、血浆体液比比皆是,任你胃部翻江倒海,此君却把橡胶道具和土法特效玩了个过瘾,其实早在《聊斋艳谭》内蓝乃才就已开始了他的重口味、恶心人 style,神鬼题材也给足他发挥想象的空间

  初至人间的狐妖二妹和三妹遭强盗调戏,一群臭烘烘、色眯眯的大胡子对着薄纱藏不住乳沟的古典佳人,哪能忍住不劫个色?岂料这看来弱不禁风的娉婷小娘子却是得道狐狸精,以障眼法幻化出胸大臀翘的美女若干,威武雄壮的猛汉们又亲又抱,结果当然是被狠狠整蛊:

  悍匪裤子都脱了,抬头一瞧,压着的哪是什么温柔乡啊,全是浑身绿毛斑驳、发了霉的干尸,骷髅口耳中脓水滴淌,虫蚁蝇蛆乱爬乱钻,想来受到如此感官暴击,一辈子心理阴影,估计很难再让下面变硬了

  大姐呢?拜五通神时忽然有感、芳心荡漾,但这稍纵即逝的一瞬春意却被五通神察觉,于是给了他可乘之机

  五通神化身脸蛋俊朗、体格健硕的书生,以被贼寇追杀的落魄模样博取同情而伺机接近美狐三姝,甜言蜜语、调情嬉戏不必多表,更点燃狐妖的熊熊妒火挑唆她们反目成仇;幸得大姐感应到辛苦修来的法力竟逐渐消散,这才断了缠绵,发现五通神吸其精华的阴谋。

  终极大战时,五通神显出骇人魔相,蓝乃才导演再次以化妆和道具强调了聊斋式鬼话的恐怖:鳄鱼般粗糙的墨绿皮肤,长满疙瘩瘌痢的头颅血脉青筋暴突,即便一眼就能看出假脑袋的橡胶套,但狰狞惊悚却丝毫不打折,各种身体爆炸也是增强视听震撼的助攻,特效手段虽因年代限制较为拙朴,紧张氛围与魔幻质感的营造却算得上成功。

  《聊斋艳谭》作为靠情色吸睛而赚钱的三级,泼墨如水刻画的,自然跑不了男欢女爱、女性身体,否则如何取悦掏票子的观众

  事实也是,无论竹屋床榻上隐约遮蔽于帘帐的洞房、横卧草垛赤裸大胆的野合,或是清溪旁挑逗的鸳鸯浴,咸湿桥段皆拍得热烈而唯美,不仅没有任何猥琐,更以远近高低各不同的侧拍、俯拍、仰拍把叶子楣、文素和工藤瞳曲线玲珑的胴体呈现得妩媚撩人。

  但从狐大姐欲念萌动遇道士劝诫、二妹三妹以僵尸变美女戏耍盗匪开始,影片就在努力渲染色即是空的观念,耽溺于肉欲只会身心受损,被孽障所困、遭心魔吞噬,清净心思、打破情锁,才能获得精神安泰而不理正道

  话说回来,其实渗透这种讽喻主题,也是契合普世价值观的必然道德要求,就像香烟盒上印吸烟有害健康一样,艳情的绮丽柔光之下,还有谁能看到背后那碗鸡汤呢?不过,这些鞭挞色欲的东西还是得有,否则《聊斋艳谭》也只能是一次性嚼完而无甚回味、贩卖皮肉的鄙陋之作。

  进入上世纪 80 年代后,香港电影新浪潮逐渐攀向巅峰,各类型片百花齐放,《僵尸先生》和《倩女幽魂》两部至今拥趸无数的佳作更开创港片鬼怪风潮,在邵氏衰落后随之隐迹的风月片也慢慢转化为更露骨的重回大众视野,《聊斋艳谭》就是结合情色与神魔的三级鬼片鼻祖。

  鬼故事向来受欢迎,情色更不用说,两者最具猎奇效应的主题叠加,想不红火都难《聊斋艳谭》1990 年上映,大收 1100 多万港币,一跃成为当年票房总冠军,监制蔡澜先生(美食家,香港四大才子之一)和制作方大路电影公司(尤爱制作 B 级片)都名噪一时,成为常与捆绑在一起的金字招牌。

  最直接的受益者当然还是主演单立文和叶子楣

  单立文从罗卓瑶导演的《潘金莲之前世今生》中首扮西门庆后正式下海拍三级,各类金瓶梅演过许多,尺度都不如《聊斋艳谭》大;他书生造型俊美,又有邪异奸佞的狂狷之魅,各种嘿咻嘿咻的场面投入度极高,也让观众颇有代入感;另外,最终安排五通神被狐妖打爆,也是彰显色欲害人的主题,更打消了主力消费军男性观众的吃醋心理。

  比起大姐文素的端庄、三妹工藤瞳(外接来的日本 AV 女优)的轻佻,二妹叶子楣最是娇娆有韵味,尽管肉弹始终不露点,不及文素和工藤瞳脱得彻底,但最受观众垂青的却仍是叶子楣,后来她以波霸形象在其他甚至无厘头搞笑喜剧中亮相,大家一直喜闻乐见,那种羞赧又略呆萌的样子怕是软妹子的最生动诠释。

  蔡澜慧眼识珠,看准了这张长期饭票,又接连促成拍摄了《聊斋艳谭 2 之五通神》和《聊斋三集之灯草和尚》,黄秋生演的五通神自是不比单立文英俊潇洒,却更具冷酷型格,而第三部化自《画壁》故事的灯草和尚则因彼时刚满 18 岁的陈宝莲裸身出镜而备受关注,但叫座都是杠杠滴,票房成绩统统喜人

  只是事过境迁,港片声望迄今元气未复,不知下一次看到胸大且有脑的古装情色片要等到何时了。